回到
顶部
意见
反馈
首页 > Mod工坊 > 全面战争 > 综合资讯 > 讲武堂 > 太史公的先祖司马错:春秋战国风云中的铁血悍将

太史公的先祖司马错:春秋战国风云中的铁血悍将

2019-04-07 17:38:41    | 来源: 葵花     |   已有[ ]人前来看过    | 已有[ ]人评论
       今天要说的这个人,在战国这么多将才中名气不大,可他的战略眼光却具有划时代的非凡意义,此人就是太史公的先祖,秦国将领司马错。史记太史公自序中说:“自司马氏去周适晋,分散,或在卫,或在赵,或在秦…在秦者名错,与张仪争论,於是惠王使错将伐蜀,遂拔,因而守之。错孙靳,事武安君白起…靳与武安君阬赵长平军,还而与之俱赐死杜邮,葬於华池。靳孙昌…昌生无泽,…无泽生喜,喜生谈,谈为太史公。”从这段话可以看出司马氏从春秋战国一直到汉初的流徙情况。司马错的最大功绩便是伐蜀与定蜀,其孙司马靳作为战国杀神白起的副手,参与了长平之战,后来与白起一同被昭襄王赐死。而司马迁的父亲,老太史公司马谈,算起来是司马错的八世孙。
  
        也许太史公司马迁太过谦虚,并没有给祖宗司马错单独立传,可是司马错伐蜀定蜀,对于秦国的发展壮大,乃至整个战国局面的扭转和终结,其意义并不亚于商鞅变法。司马错历秦惠文王、武王、昭襄王三朝。惠文王时秦国朝野几乎是张仪一个人在唱独角戏;武王又是个偏执的举重爱好者,只爱和大力士比举鼎;昭襄王时又遇战神白起横空出世,司马错仕途的运气真是不怎么好。但是,珠玉蒙尘只是暂时现象,让我们拨开历史的尘雾,一探究竟。根据东晋常璩撰写的巴蜀地方志《华阳国志》记载,早期的蜀王封他弟弟葭萌为苴侯,赐给他汉中这块地,几代之后吃里扒外的苴侯居然和蜀国的仇敌巴王要好,结果苴蜀相攻,苴侯奔巴,巴求救于秦。带头大哥秦国,是否真这么好心,会替巴蜀苴主持公道呢?
  史记张仪列传中对此略有提及。当时秦惠文王确实欲发兵伐蜀,但是蜀道难走是个头疼的问题,而且,时值韩国侵犯,先伐韩吧,恐巴蜀局势更加不利,先伐蜀吧,又怕韩国趁机来袭,惠文王陷入了两难的抉择。惠文王跟前的大红人张仪建议伐韩,而司马错坚持伐蜀,与张仪争论于惠王之前。张仪的伐韩主张其实包含着东出争利于三川、劫持周室的方针“挟天子以令於天下,天下莫敢不听,此王业也。”
        反方辩手司马错是这么说的,秦国地小民贫,当务之急是广地、富国、强兵,别看蜀国是西僻之国,“得其地足以广国,取其财足以富民”,而且拿下蜀国,有禁暴止乱之名,天下不会以为秦国贪暴,面子里子的好处都得到了;反之如果伐韩劫周天子,未必有多大的实际利益,反而还担了一个恶名,若引来山东诸国的攻伐,那秦国就完蛋了。         《华阳国志》还补充了司马错的一个论点,那就是从蜀国这个地方“以东向楚,楚地可得。得蜀则得楚。楚亡,则天下并矣。”
        也许太史公司马迁太过谦虚,并没有给祖宗司马错单独立传,可是司马错伐蜀定蜀,对于秦国的发展壮大,乃至整个战国局面的扭转和终结,其意义并不亚于商鞅变法。司马错历秦惠文王、武王、昭襄王三朝。惠文王时秦国朝野几乎是张仪一个人在唱独角戏;武王又是个偏执的举重爱好者,只爱和大力士比举鼎;昭襄王时又遇战神白起横空出世,司马错仕途的运气真是不怎么好。但是,珠玉蒙尘只是暂时现象,让我们拨开历史的尘雾,一探究竟。根据东晋常璩撰写的巴蜀地方志《华阳国志》记载,早期的蜀王封他弟弟葭萌为苴侯,赐给他汉中这块地,几代之后吃里扒外的苴侯居然和蜀国的仇敌巴王要好,结果苴蜀相攻,苴侯奔巴,巴求救于秦。带头大哥秦国,是否真这么好心,会替巴蜀苴主持公道呢?
  史记张仪列传中对此略有提及。当时秦惠文王确实欲发兵伐蜀,但是蜀道难走是个头疼的问题,而且,时值韩国侵犯,先伐韩吧,恐巴蜀局势更加不利,先伐蜀吧,又怕韩国趁机来袭,惠文王陷入了两难的抉择。惠文王跟前的大红人张仪建议伐韩,而司马错坚持伐蜀,与张仪争论于惠王之前。张仪的伐韩主张其实包含着东出争利于三川、劫持周室的方针“挟天子以令於天下,天下莫敢不听,此王业也。”
 
        反方辩手司马错是这么说的,秦国地小民贫,当务之急是广地、富国、强兵,别看蜀国是西僻之国,“得其地足以广国,取其财足以富民”,而且拿下蜀国,有禁暴止乱之名,天下不会以为秦国贪暴,面子里子的好处都得到了;反之如果伐韩劫周天子,未必有多大的实际利益,反而还担了一个恶名,若引来山东诸国的攻伐,那秦国就完蛋了。         《华阳国志》还补充了司马错的一个论点,那就是从蜀国这个地方“以东向楚,楚地可得。得蜀则得楚。楚亡,则天下并矣。”
         以上这些战绩,在白起的光芒掩盖下可能略有些黯然失色。但作者推测,最令司马错欣喜的,当是在有生之年亲身实践了他最初“得蜀则得楚”的设想。秦昭襄王二十七年,司马错“因蜀攻楚黔中,拔之”,从蜀地出其不意拿下楚国黔中郡,楚国被迫割让汉北及上庸以求和。在此基础上,大良造白起于第二年攻楚,直接攻破了楚国的都城郢都,楚王逃亡,把郢都变成了秦国的南郡;其后白起水淹鄢城,楚人淹死者数十万人。伐楚凯旋后的白起被封为武安君,但是若没有司马错之前伐蜀定蜀奠定的人力物力及战略基础,白起伐楚不可能这么轻易赢得胜利,军功章上应该有司马错的一半功劳。
  司马错的生平除生卒年月不详之外大致就是这样。至于“司马错建立秦国铁鹰锐士制”,是出自孙皓晖先生的历史小说《大秦帝国》,孙先生这种说法是确有实据,还是艺术加工,作者愚钝,实在不知。关于秦锐士,《荀子.议兵》和《汉书.刑法志》中有如下记载:“故齐之技击,不可以遇魏氏之武卒;魏氏之武卒,不可以遇秦之锐士”“齐愍以技击强,魏惠以武卒奋,秦昭以锐士胜”。算是分别比较了齐国、魏国、秦国军队的战斗力,而网络盛传的赵国“胡刀骑士”作者并没有找到对应的史料记载。





  • |
  • |

热门排行榜